农民护林员错过春耕秋收 只因心中的青山情怀

更新时间:2019-03-08      

中午时候,陈力拿出一袋面包。“你也吃点吧,我多买了一袋。”本来,这面包是他自带的标配午餐。站在门口,就着五六级的山风,他边向山下望,边吃着面包。

守望山林

-老党员的青山情怀

3月6日上午,记者来到杨城寨山。陈力顺便从山上赶到山脚,引记者上山。山路波折不平,基础不石阶,记者走得深一脚浅一脚。原来,这条通行的小路都是护林员踩出来的,不好走的地方,用铁锹挖一下就成了简单的台阶。“山不是很高,我要走的话,大略六七分钟吧。”陈力说。而实际上,记者走一半就大口喘气,到山顶时已经从前了十多分钟。瞭望点是一个约八米高的建造,有两层结构,单层面积约十平方米。更多的时候,陈力是在山顶瞭望,累了就进门休息会儿。一层空间内有机电设备,两把椅子以及用木板搭的小床,基本上,老陈的休息空间只有一步的回旋。

在苏家屯区南部,有座杨城寨山。只有天见亮,陈力就从一公里外的大洼村出来,他的目标正是杨城寨山。山的最高点上有个瞭望点,一年中,有8个月的时间,他都守在瞭望点。家中的春耕、秋收,他不能加入,因为他要守着这片山林。3月的一场雨后,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在山里采访了53岁的陈力,感想了一位护林员的青山情怀。

2016年初,陈力成为一名专职护林员。每年的10月1日到来年的5月31日为防火期,也是他守望山林的时期。从这一年起,家里的春耕、秋收,就与这位农民脱钩了。“我媳妇儿一人忙不过来,就得雇人。这两个节令,我都是搭钱。”陈力说,三年他只请过两次假,一次是亲属结婚,还有一次是父亲生病。而自己偶尔有个头疼脑热,带上药就按时上山。

-就着山风啃面包

陈力在这里,天刚亮就上山,天黑当前才下山,就这样随着太阳守望山林。每天的工作就是向山下瞭望,发现火点即时联系片区护林员处理。19个片区的编号,他熟记于心。每周还会按照上级教唆到瞭望点的房顶擦拭摄像头。

跟着太阳